大建大拆,16亿项目又黄了!

时间:2021-12-19

在毛乌素沙漠(位于陕西省榆林市)的边缘地带,一个投资16.52亿元的光伏项目被搁置至今。

场区总用地面积约3400亩,是我国2019年批复的第一批风电、光伏发电项目,现因用地合法性遭质疑而停工。


1.jpg

停工的榆林新能源300兆瓦光伏项目现场图


在项目现场可清晰看到,只留下连片桩基支架竖立在沙地里,被推平而裸露的荒沙与周边林草地,形成极大反差。


舆情场


@安仔:要保护好生态环境,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。

@南城樵夫:社会责任是挂在嘴上的遮羞布吗?遮盖布下想怎么干就怎么干,推平沙漠千亩林草地是对几代治沙人努力付出的践踏,应该严格依法追责。

@李雷妈:这样的工程太多了,说到底立项前没调研全面,政策法规也没彻底摸清,项目建设过程的风险有没有提前检测过?

@博弈论者:为了GDP和政绩,追求短暂收益,借债建设。

@chen:企业也好,地方政府也好,不要投自己吃不下的项目。


项目建建停停历时三年,其间曾因施工导致防沙林被破坏,而此前却取得相关砍伐许可,并在颇多争议中拿到了相应用地审批书,试问审查标准未确定,项目又是如何通过审批?


2019年

国家批复第一批风电、光伏发电平价上网项目,被陕西省、榆林市、神木市列为重点建设项目。榆能长兴与徐家塔村委会签订了正式租赁合同,并与村民签订用地补偿协议。

2020年3月 

榆能榆阳区300兆瓦光伏平价上网项目取得陕西省林业局《临时用地审批同意书》。同年4月,取得《林木采伐许可证》,然后进行采伐。

2020年6月

榆能长兴新能源有限公司300兆瓦光伏电站项目开始施工。

2020年12月

因涉嫌侵占林草地被举报,“3000亩沙漠林草地被推平”,相关部门暂停施工。

2021年7月

因为用地合法性遭质疑而被迫停工至今。

榆能长兴光伏项目建停节点


项目“翻车”层出不穷


为加快城市建设、促进经济发展而配套的相关政策陆续出台,不少项目跟风而动。由于前期缺乏风险意识,导致项目后来被闲置、被整改甚至拆除的现象接二连三。


今年8月开始拆卸转移的荆州巨型关公雕像,当初造价1.729亿元,搬移预计需要1.55亿元。荆州市委书记吴锦谈到关公像搬迁时表示:“我觉得雕像的每一块铜片,都是抽向我们一记响亮的耳光”。根据《荆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》的有关规定,雕像所在的区位建筑物限高24米,而关公雕像净高48米、重1200余吨,很明显属于“未经规划许可”的“违规建设”。


在项目没有获得审批的情况下,相关部门在长达两年的建设期中居然不闻不问,建成之后不得不面临拆除的难题,最终导致巨额投资付诸东流。至于怎么拆,拆向哪里,这都是些棘手问题。


更别提,还有贵州省一个贫困县举债2亿元,建造99.9米高的“天下第一水司楼”。


它是世界上最高最大的水族建筑,申报了三项吉尼斯世界纪录,也被称为贵州的“布达拉宫”。但从2017年5月完成主体建设后,规划中的酒店、会展等业态却迟迟不能落地,变成了烂尾楼。两年后,水司楼入选了建筑畅言网评选的年度中国十大丑陋建筑。上榜理由是“臆造乡村文化景观,滥用地方历史符号,严重破坏自然景观”。水司楼不仅劳民伤财,还有碍观瞻。


虎头蛇尾项目连环问

动辄以亿元计算的建设项目,转眼被迫停工,无论是时间成本,还是资金投入都是巨大的损失。近些年,各地“大工程”“大手笔”频现,不少却以负面舆情收场,甚至给政府打上了“政绩工程”“形象工程”“形式主义”等标签。


朝令夕改的做法让投资者对项目投资的信心和安全感崩塌,这一切经济损失谁来负责?涉事地方政府声誉受损谁来负责?如何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?期待您的建言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