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三农舆情】村民骂谁:坐在空调房里乱搞一气

时间:2021-11-28

清风村的入口处,一棵老黄树伴着一块古朴的石头,转个弯便进到村子。驶在乡间路上,眼见之景,颇像五柳先生讲的“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、美池、桑竹之属 ”。

 

大瀚团队的实习基地便坐落在这村庄里。一座带着红房顶的白屋,周边是连绵着的茶山,在冬日暖阳照射下,像镶了一层耀眼的银边,添了一点暖意。

1.jpg

大瀚韶山基地

 

一下车,大瀚舆情智库创始人梅文慧教授便带领团队一行人,马不停蹄地开启了乡村调研。

 

进山后,白茶花的清香便扑面而来,小抹洁白簇拥在一株株矮树上,自成一道乡野间的风景。沉醉间,一阵挖土声吸引了梅教授的注意,有人竟在挖土覆盖一片休闲小坪。


此前,这片小坪铺了厚实的水泥,与周边的红土隔离开来,一丛极其茂盛的鸡冠花映衬着一套石桌椅,坐在这里看云卷云舒,也是农闲期间的一大乐事。

 

“老乡,为什么要挖土覆盖这片地方啊?”

 

面对梅教授的提问,村民们如是答道:“国土部门卫星监测到我们这么修缮是违规的啊!现在得用红土盖上种上菜,上面的人还得来检查。”

 


“这休闲小坪原本是一处小荒坡,后来村里一个老板修缮了一下,但没经过任何手续批准。原来这里还有些运动设施的,现在都被铲掉了。以前晚上,大家就拿着音响来这块地跳跳舞的,白天干活累了也在这休息一会儿。”

 


《城乡规划法》规定:乡村公共设施建设之前,建设单位或者个人应当申请,并由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核发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后,方可办理用地审批手续。


农民是现代社会里的弱势群体,他们也许不懂现在实施任何建设都需要层层报批,可能在他们看来,这是对土地资源的合理利用。


如今,公益修建的休闲小坪拆除,原本的休闲运动之地被剥夺,何尝不是对清风村村民的一种利益侵害?比起拆除,是否补办手续在合法同时也更加合情合理?

 

一路走来,田野里劳作的皆是些年迈的老人,极少瞧见青壮年,村里青壮年大都选择外出务工,留下幼小的子女由年迈的父母照顾,农村成了一个空心的巢。

2.jpg

青年劳动力的缺失让大片的农田撂荒在此,这块70多平方的休闲小坪却被安上“侵占土地资源”的名头。农民老伯告诉大瀚团队:“ 盖土是为了应付 ‘上面’ 检查,让天眼看不到水泥坪。” 最后,人力物力的付出全是一场秀,劳民又伤财。


政府部门的本意和出发点也许是好的,但未考虑实际情况,一刀切地要求土地复原,将农民的休闲需求抛之脑后。而落实工作第一线的基层干部,无论上级要求是否符合本地实际,照样一板一眼搞形式,热热闹闹走过场,却忽视了农村真正居住者的话语权。


回顾事件始末,若政府部门决策能考虑好老百姓的有关意见及需求,村民也不至于怨声连连。因此,政府部门应当吸取教训,实行舆评前置,对决策可能引发的舆论风险及民众承受力作出预估,便于推出满足最大化诉求的政策决定。

 

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进一步调查论证,主动关注民生诉求,落实基层治理民生实事,切实提升群众安全感、满意度、获得感、为民造福,树立政府良好的公信力。


国家在大力推进乡村振兴建设,清风村也有很多可喜的变化,比如修缮水塘与村里水泥路,但建设发展中却有不少的 “肠梗阻”:投资环境差;环保意识不强;有些村干部家属仗势欺人。大瀚团队作为 “外来客” 也体会了一遭,村干部及其亲属自留地广阔,却在别人家附近挖两大化粪池,舍近求远在别人门前种菜施肥,滋生大量蚊虫......

 

乡村文明整洁,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时代要求。污水、垃圾、粪便处理不到位,造成水体环境污染,危害民众健康!为建设美丽健康家园,清风村干部应当带头整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