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滴滴数据隐患到数据安全责任制

时间:2021-07-12

继7月4日国家网信办发布消息通知应用商店下架“滴滴出行”APP后,滴滴又遭遇了微信、支付宝小程序被下架,滴滴企业版等25款APP被下架的“双重打击”。7月10日凌晨,滴滴官方发微博表示坚决服从主管部门要求,严格整改。至于网友一直担心的出卖道路数据问题,仍是个未知数。不过事关国家数据安全,滴滴等在美国上市的企业能否自觉维护国家利益,承担数据安全义务,坚守数据安全底线?我们是无法知道的。

1.png

身在“汉营”心在曹?滴滴的复杂背景


根据滴滴的招股书显示,在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12个月里,滴滴全球年活跃用户为4.93亿,全球年活跃司机1500万,其中中国拥有3.77亿年活跃用户和1300万年活跃司机。此外,在2020与2021年第一季度的平台收入中,93.4%来自于中国,6.6%来自于国际。因此可见,滴滴的收入盈利主要来自中国,一个主营业务在中国的企业,跑去美国上市,想必除了逃避国内上市审核制的审核外,还有其他隐情。


2.png

滴滴公司以小桔快智公司(Xiaoju Kuaizhi Inc.)为名提交上市申请


2016年,Uber退出中国市场时,将其在中国的业务卖给了滴滴。股东名单里,日本软银集团与美国Uber分别是第一、二大股东。但不仅是滴滴,这两家公司的名字赫然在列于几乎我国所有重要网络平台的股东席,除了通过在中国市场垄断经营获取巨额利益,背后的国家意图我们不得而知。

22.png

滴滴股权构成


大数据·大风险

根据滴滴出行招股书中的数据显示,它在中国的月活用户已达1.56亿,也就是说,每9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人是滴滴的活跃用户。滴滴在长期的业务开展中,积累的不仅是海量的出行数据与地图信息。在数字驱动时代,汽车在使用过程中联动的摄像头、传感器等,都涉及众多数据安全问题,消费者的个人隐私、车企的商业机密乃至国家安全,都有可能受到严重威胁。

3.jpg

早在2012年,奥巴马政府就推出“大数据研究与开发计划”,提出“通过收集、处理庞大而复杂的数据信息,从中获得知识和洞见,提升能力,加快科学、工程领域的创新步伐,强化美国国土安全,转变教育和思维模式。”面对大数据蓬勃发展的态势,美国军方也敏锐地嗅到了该领域军事应用的前景,以国防部先进研究项目局(DARPA)为主导,美军启动了一系列有关大数据的研发项目,旨在赢得“微战争”时代较量的主动权。


2015年,一名ISIS极端恐怖组织成员在社交网络上发自拍照,吹嘘这个指挥部以及ISIS的能力,被美军佛罗里达赫尔伯特空军基地的361号情报监视和侦察小组监测到,通过地理大数据分析,小组确认了有关ISIS在伊拉克以及叙利亚总部大楼的情报,最终派空军发射三枚导弹将其摧毁,整个作战行动从发现据点、策划行动到完成轰炸不到24小时。由此可见地理大数据与社交动态在国防安全上的重要性。


2016年滴滴组建自动驾驶团队,有高精地图、路人及车辆行为预测、路线规划与控制等多个专业团队。2017年底,滴滴的全资子公司滴图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,获得了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颁发的导航电子地图制作甲级测绘资质。也就是说滴滴确实掌握了海量的中国城乡高精测绘数据,一旦这些数据被美国拿到,国家安全势必会受到极大威胁。


4.jpg

测试中的滴滴自动驾驶汽车(白色)


此次风波中,滴滴方虽极力否认打包我国道路与用户信息给美国换取上市,但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。数据的使用与搜集都具有高度隐蔽性,但结合强大的数据分析能力,便让众多用户无形中成为“被监控”的对象,便利的同时让渡的是隐患重重的用户隐私与国家信息安全。


制定“数据安全责任制”迫在眉睫

前有百度创始人李彦宏“中国人相对开放,对隐私问题没有那么敏感”的言论引众怒,后有Facebook在被爆隐私泄露问题后诱发的一波波信任危机,拥有数据手机技术的平台及其背后资本宛若睥睨众生,在法治社会里终将遭受反噬。



滴滴有大量用户、掌握海量数据,社会资源的整合调配能力大,在消费者面前的议价能力大,因而具有强烈的社会公共属性。企业牟利动机固然无错,但当其处在中国出行平台几近垄断地位之时,若习惯于垄断与半垄断带来的舒适与权利大于义务的状态,不啻在自行呼唤行政管制、自行招致用户在心理上的厌弃。

5.jpg

对此类企业而言,产品真正的活力,不仅来自于互联网技术或者将社会潜在资源激活的商业模式,更源于对社会真实需求、美好期待的有效回应。如若能在审查后进行整改,抵御住资本套利的诱惑,警惕纯粹的逐利对社会价值增量目标的打压,以用户安全为服务根本,致力于价值共赢方能行稳致远。


资本无国界,国安有红线


在市场基础、舆论环境与监管空间都已发生明显变化的当下,运营商们也要多一份利民初心、少一些资本短视思维,才能体现企业的社会真担当与发展大眼光。每一个中国企业,在面临利益的诱惑时,都应当明白“君子有所为,有所不为”,国家利益高于一切!


在国家层面上来说,对于赴美上市的企业,中国必须严格进行互联网安全审查监管,谨防国内企业给反华国家“递刀子”。保护个人隐私,守护信息安全,也是守护国家安全。